万国司考首页 > 卷四 > 案例分析

【案例分析】醉酒驾驶电动三轮,算酒驾么?

2021-01-12 18:40来源:万国司考

  基本案情:

  2015年8月15日20时许,犯罪嫌疑人杜某酒后无证驾驶无牌照电动三轮车沿顺平路由东向西行驶至北京市顺义区顺平路柏树庄路口,与王某(男,35岁,河北省人)驾驶的重型普通货车(冀T58177)发生剐蹭,电动三轮车行驶在左侧的快速车道,重型普通货车同向行驶在外侧车道。后王某报警,嫌疑人杜某被当场查获。经认定,杜某负交通事故全部责任,王某为无责任。经鉴定,杜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58.4mg/100ml;涉案电动三轮车符合国家标准《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12)关于“摩托车”的规定。


  分歧意见:

  本案的焦点问题:第一,电动三轮车是否属于机动车;第二,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是否具有违法性认识。

  第一种意见认为,电动三轮车不属于机动车,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不具有违法性认识,不宜认定为危险驾驶罪。公众普遍认为电动三轮车不属于机动车,行为人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不具有违法性认识。实践中将电动三轮车鉴定为“摩托车”,作为机动车处理不具有合理性。将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进行管理的法律法规不明确。司法实践中也未将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进行管理,故不宜将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认定为危险驾驶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电动三轮车属于机动车,行为人往往有一定的违法性认识,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应认定为危险驾驶罪。


  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第一,电动三轮车符合机动车的一般特征。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

  电动三轮车是以动力装置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的轮式车辆,符合机动车的一般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仅将符合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作为非机动车,未将电动三轮车认定为非机动车,且在实践中电动三轮车的设计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往往大于电动自行车,对公共安全的危害程度远远高于电动自行车,故将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理解与适用》并未对有动力装置驱动且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接近或等同于机动车的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是否属于机动车进行认定,仅从公众普遍认知超标车属于非机动车作为出发点确定缺乏违法性认识,该理解具有一定的片面性。且该理解与适用中也并未明确将电动三轮车列入超标车的范畴。

  第二,鉴定意见已明确将电动三轮车鉴定为摩托车,属于机动车的范畴。

  涉案电动三轮车经鉴定符合国家标准《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GB7258-2012)关于“摩托车”的规定。在鉴定中一般采用排除法,且排除具有完全性。排除以下四项:a)整车整备质量超过400kg的不带驾驶室的三轮车辆;b)整车整备质量超过600kg带驾驶室的三轮车辆;c)最大设计车速、整车整备质量、外廓尺寸等指标符合相关国家标准和规定的,专供残疾人驾驶的机动轮椅车;d)电驱动的,最大设计车速不大于20km/h,具有人力骑行功能,且整车整备质量、外廓尺寸、电动额定功率等指标符合相关国家标准规定的两轮车辆。

  虽排除c)、d)项未对最大设计车速、整车整备质量、外廓尺寸、电动机额定功率等指标是否符合国家标准规定进行鉴定,但c)项中确定为专供残疾人驾驶的机动轮椅车,d)项明确为两轮车辆,故电动三轮车明显不符合这两项规定,可直接排除。排除上述内容后,摩托车规定由动力装置驱动的,具有两个或三个车轮的道路车辆,电动三轮车符合摩托车的该项规定,故将电动三轮车鉴定为摩托车具有合理性。

  第三,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对公共安全的危害程度较高。

  电动三轮车往往在设计时速、空车质量等方面远高于电动自行车,一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人身及财产的损失往往高于电动自行车,故其对公共安全的危害程度也远高于电动自行车,我院办理的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的案例,往往与行人、自行车、轿车、货车等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了人身损害和财产的损失。且往往行为人能认识到自己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有一定的社会危险性,只是危险性大小无法判断,可认定行为人有一定的违法性认识。

  实践中,虽未对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进行管理,但现行法律法规中未明确电动三轮车的性质,造成了在行政管理中出现盲区。这也亟需国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电动三轮车的车辆性质。但在未出台相关政策之前还是应将电动三轮车作为机动车处理更为适宜。

  综上所述,杜某醉酒驾驶电动三轮车应认定为构成危险驾驶罪。


  原文链接:http://www.bjjc.gov.cn/bjoweb/ajjj/91219.jhtml


推荐阅读
0
相关资讯

万国法考精品课程推荐

已经有336518名学员选择万国
班级开课时间原价优惠咨询

2021年北京业余精品班

(周末)

3月12800元咨询
优选私教班随报随学9800元咨询
尊享私教解密班(重读)随报随学2200元咨询
1V1VIP私教班随报随学21000元咨询

万国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 2008-2025

 万国易源 京ICP备19034188号-1